杨琪儿
小狐狸
小狐狸
  • UID19527
  • 注册日期2007-06-16
  • 最后登录2008-07-12
  • 发帖数10
  • 经验10枚
  • 威望0点
  • 贡献值0点
  • 好评度0点
阅读:2112回复:0

独立写作人杨琪儿访谈:我爱所有的人

楼主#
更多 发布于:2008-07-10 00:50
主持人:
在第一本书出来的时候,当时你是找了很多家出版社,可以说是打了很多电话,通过自己的努力,好不容易才出了。到现在这本书出版的时候,是不是更容易了。
杨琪儿:
这本书的出版,也是很不容易的。转了很多的大出版社,这本书的写法,从来没有见过,闻所未闻,他太超前了,刚开始是一个博士后看了我的书。他说,你肯定不会出版的,杨琪儿。我现在很有名气了,怎么可能出版不了。他说我敢打保票,至少两年才能找到出版社。我不相信他,我说我认识那么多的出版社的社长,结果他的预言真的是实现了,很多出版社都不能接受。因为它太超前了。有一家出版社说,实在太好了,可是我们把握不了。因为这个太新鲜了。他说,你要找陈思河鉴定,如果他说这种写法是可以接受的,如果陈思河说,这种写法不能接受,那我就不能出你的书。我说我不去找陈思河老师,我不屈求别人。他说,那不行。只有陈思河,其他的人我不认得。硬着头皮给陈思河老师打电话,他说他忙死了,没有时间。一年之后,才有时间去看我的书,我就很生气。我把那个稿子拿出来,只要出版社自己一点主见都没有,一年之后说不定我就死了,不要等那么长时间。上海人民出版社看了我的书,非常喜欢。社里面也是一样的意见,这个书太奇怪了。好是好,但是太奇怪了,他们又找了四个人终审。两个老编辑,两个著名的文学评论家,一个是贾先生,一个是王宏图。在上海一定要找到贾先生或者是陈思河老师这样的评论家才可以。
其中一个老编辑说,我的书好象没有评委,有一句话,我觉得,特别有诗意,特别有哲学味道。我写了好象是一个皇上的妃子,皇上问杨玉环,你喜欢我什么,杨玉环为了巴结他说,我喜欢你打在我身体上的那部分。老同志就接受不了。我们是上海人民出版社,是大社。两个著名的文学评论家,都觉得没有问题。
主持人:
如果没有他们的话,你的书是出版不了。
杨琪儿:
我估计是出版不了。我的编辑特别喜欢,我跟他吵了很多次话,包括把这句话删掉了,我差不多要打他一顿。可是每次跟他吵完架之后,都抱着我的书稿跑出去,因为我们俩吵翻了,他抱着我的书稿跑出去,抱着我的书稿就像一个刚生了孩子的年轻的妈妈抱着生的婴儿一样。我的编辑的领导也特别喜欢这本书。加上社里的李总,搞敦煌壁画研究的,他很喜欢有创新的小说。他说小说本来是要有创新的,大家都在重复,那是没有意思的。所以才能够出版。社长也很能支持。如果没有他们的支持,我的书不会在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。上海人民要出我的书的时候,有很多书商或者是别的出版社,听说我这个书,那么多人都看好,他们开始要抢我的书,他跟我说,很高的版税,定金什么的。后来我都有点动心了,因为我要钱吃饭。上海人民出版社是不可能的。后来我还是给了上海人民出版社。因为我觉得做人要厚道,他们真的是做了很多的工作。
主持人:
谈了这个艰难的出版过程。通过看您的文字,我们也了解到,这部书,当时在即将出书的过程中,也是很艰难的,和编辑吵了很多次,甚至只为了一个标点符号。我们甚至觉得很吃惊这样的事情,能不能给我们讲述一下,当时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?
杨琪儿:
当时跟我的编辑谈的时候,我说什么,我的编辑都说,好好。我心想,这一次我找对编辑了,上海男人唯唯诺诺,全听女人指挥。我开心的要死,开始我们进入了谈判阶段,签合同,修改的时候,他一点儿都不让我,为了一个标点符号,可以跟我吵半天。有一个标点符号,我记得是一首古词里面的一个标点符号,比方说我认为是逗号,他认为是句号。他的意见跟我相反的,然后我们俩就为了这个事情,争论了十几分钟。后来我烦了,我不要理你了。就一个标点符号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他说,那不行的,要是标点符号错了,要被人笑掉大牙,要被人打屁股。我说那怎么办?他说上网查。我说网上是不对的。我们俩一起去八楼,有一个资料库去查古诗,找到第一本书,后来就找到那个正确答案为止,后来我发现,半个小时过去了。为了这个标点符号。他特别的认真,我也是特别认真。他改过一个标点符号,我都觉得很心疼。因为这是我改了两三年,改了几十遍改过来的。我跟他讲,你怎么知道我当时要表达什么,你改错了怎么办?所以我们俩争论过来,争论过去。
办公室的同事,全部都知道,我是每天在跟他吵架的。有一天,不跟我的编辑吵架,他们就问我,杨琪儿,你跟你的编辑,今天怎么没吵架。

返回顶部